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发布:myxy593.com

 盛暑七月,正是各大高校放暑假的时候,学生们呼朋唤友计划着旅游出行。 
    然而,陈晓柔此刻却孤身一人,站在荒无人烟的碎石道边静静地等着。 
    她本来也属于假期狂欢的一员,但就在放暑假前的一个月,她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出轨了隔壁设计系的女生,一气之下就提了分手。前男友不同意,用各种方式骚扰了她一个月。 
    陈晓柔不堪其扰,总算挨到放假,迅速地换了手机号码,连家里也没多呆,收拾了行李就投奔了往在乡下的叔叔。 
    陈晓柔的父母常年在外经商,尤其在她考上大学后更是自由放羊,晓柔在家也不过是一个人无聊。更何况她的好友还打听到渣男已经知道了她家的地址,準备假期堵上她家,陈晓柔更是害怕。 
    她脑子里回想起无数案件报道,什麽“渣男欲求覆合不成拿刀捅伤女友”之类的,更是心惊胆战。她今年才19,才刚刚步入美好的大学生活,才不想断送在渣男手上呢! 
    于是陈晓柔迅速地想到了一个方法。 
    她是艺大的美术生,每年暑假艺大美术系都会安排学生自由采风,陈晓柔便和父母说要去乡下写生,反正自个的亲叔叔也在,顺道去看望叔叔。 
    晓柔叔叔住的地方可以说是深山老林,不仅位置偏僻,渣男绝对找不到,而且风景确实秀美,是个避暑的好去处。 
    但是面对这坑坑洼洼的石子路,陈晓柔开始有些后悔了。 
    山路崎岖难行,公交车都只开到半山腰上,眼看着天就要黑了,叔叔却还没有来接她,连树叶被风刮动的声音都让她一惊一乍。 
    又过了十五分钟,陈晓柔终于望见一辆熟悉的大卡在天边暮色中由远及近。 
    “上来。”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拉开车门,让路边的小姑娘上车。陈晓柔爬上车轻声喊了下叔叔,男人沈默地点了点头。 
    陈晓柔的叔叔叫陈巍峨,人如其名,长得是孔武有力,再加上常年干体力活,全身上下肌肉盘虬,看起来一拳能打死一只老虎。 
    这也是晓柔想来乡下的原因之一,退一万步讲,万一渣男真的追到这山里来,有叔叔在,前男友简直就是只小弱鸡,叔叔一个指头就能捏死他。 
    陈巍峨明显是刚刚做完活,此刻正赤裸着上身,常年在外曝晒劳作早就将叔叔的皮肤晒成了健康的蜜色,汗水成溜地淌着,划过叔叔结实的肌肉,将他被晒成蜜色的皮肤蒙上一层光亮,狭小的车厢里弥漫着雄性荷尔蒙气息,陈晓柔略微脸红地低下头。 
    其实陈晓柔哪里没见过男生打赤膊,只是那些男生的身板哪里是能和叔叔比的。 
    陈晓柔偷偷打量叔叔的时候,叔叔也在打量着她。 
    小姑娘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纯棉吊带连衣裙,收腰的版型掐出她不盈一握的纤腰,但胸前却是鼓鼓胀胀,此刻她低着头,顺着她的下巴还能略微瞥见一道深沟,让陈巍峨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。 
    他的婆娘嫌他太粗鲁,好几年前就离婚带着儿子走了。这麽些年虽然一直单身倒没有为那婆娘守身守身如玉。 
    他叫过鸡,亲戚朋友也给他介绍过几个对象,村里更有风骚的妇人勾搭过他。 
    他的本钱足够,可不是每个女人的肉穴都能和他匹配的。他那婆娘回回都嫌弃他过大不愿让他操穴,每次他才刚刚操进去就咿呀咿呀喊疼,搅得两人都兴致败坏。而吃的下他大鸡巴的女人不是太过风骚的妓就是生过孩子的妇人,阴道松的能塞进皮球,真正能让他尽性的没几回。尤其是这半年来他忙着生意、干活,连女人的肉都没摸上一把,乍见这嫩芽样的小姑娘,陈巍峨难免心下痒痒,下面隐隐地支了起来。 
    不过小姑娘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,陈巍峨在心中意淫几分就算了,忙将视线移过,不敢再多想,专心地把着方向盘。 
    大卡又在山路颠簸了半个小时,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 
    “你来的太突然,客房里的空调没洗,床也没擦。今晚你先睡我那,你睡床,我睡地。”陈巍峨帮小姑娘把行李放到自己房间里,随口解释道。 
    两人都是累了一天了,晚饭便随意地吃了一点。 
    “吃完就先去洗澡,我去洗碗。”陈巍峨麻利地收拾着碗筷,催促着小女孩洗去这一天的灰尘与汗水。 
    陈晓柔应和着跑回房间拿换洗的睡衣去了。 
    等陈巍峨洗好了碗筷,卫生间里已经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。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提醒小侄女卫生间的门锁上个月已经坏了,里面有块石头是专门拿来堵着门的。 
    陈巍峨正準备敲门提醒她,脑内突然闪过今天车上那道未窥全貌的沟,顿时一阵发热,本去敲门的手鬼使神差地滑向了门把,轻轻转动。 
    卫生间的门果然没锁上,陈巍峨拉开一条缝,屏住呼吸往里探去。 
    昏黄的灯光下,那一身白肉就显得特别亮眼。陈晓柔正背对着陈巍峨沖洗着自己,水流如林间小溪从她的肩膀一路流过深陷的背脊,淌过她肉感十足的翘臀。 
    陈巍峨大口地吞咽着自己的唾沫,自己的下身开始迅速地充血肿胀,将夏天的薄裤顶起一个明显的弧度。 
    转过来,转过来。陈巍峨在内心呼喊着。 
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望,陈晓柔居然真的转过身来,一对颤巍巍的嫩乳和那饱满的阴阜便与他打了个照面。眼前的美景沖击的陈巍峨呼吸顿时粗重了起来,他忍不住解开裤头,死盯着陈晓柔的动作,一边搓动着自己怒胀的阴茎。 
    陈晓柔仰头闭眼淋着花洒洒下的温水,素手抚过自己纤长的脖子,精巧的锁骨,柔软丰满的乳球,最后则是自己紧闭的肉缝。 
    她微微分开自己的腿,纤手伸进了两腿之间,轻轻滑动起来。 
    算起来,她已经两个月没有和男朋友做过了。 
    想起前男友,她真是又怨又恨。她的处子身是在一次聚会醉酒后被渣男占有的。 
    当时醉梦中的她只觉得下腹一团潮湿,一根火热的棍子一直在她的小腹下撞来撞去,骚扰地她不胜其烦。突然这根棍子找到了入侵的缺口,那口上略微滑动了两下,直接捅了进去。 
    “啊!!!”陈晓柔痛的直接瞪大了眼睛,发现一个男人粗喘着趴在她的身上,两人的下身已经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。 
    “拿出去啊!”晓柔用手推搡着男人,却轻易被男人捉住按压在脑袋两侧。 
    男人滑腻的舌头鉆入晓柔的耳朵舔弄着,粗壮的阴茎毫不留情地凿入未经人事的小穴。“晓柔,你的洞吸地好紧啊,我快爽死了。” 
    陈晓柔只觉得自己的阴道一片火辣辣的疼,眼泪流了一脸,她胡乱地摆动双腿,大声哭喊。“畜牲!你出去啊!” 
    “嘘嘘……”男人堵上她的嘴,“女孩子第一次都会疼得,忍一忍就好了。我们都交往了三个月了,是时候进一步发展了。你看人家女朋友交往一个月就愿意滚床单了,我都忍了好久了。”男人扭了扭自己的屁股,让自己的鸡巴又深入了一点,“哦……你看你吸的我这麽紧,我哪里舍得拔出来……嘿……嘿……肏你,肏你,一会就让你爽翻天。” 
    陈晓柔喝醉了酒又被男人紧紧地压在身下,哪里还有力气反抗,渐渐地也停止挣扎,任由男人把他硬挺的肉棒一下下送进自己的体内,发出快意的低吼。 
    起先的疼痛慢慢褪去,陈晓柔觉得自己的小腹深处开始有些痒痒的,让她想挠却挠不到,只有男人的撞击才能缓解这种瘙痒。 
    “滋……滋……扑哧……扑哧……啪……”陈晓柔被撑得洞开的肉穴终于发出了清晰的水声,鸡巴入洞带出各种淫靡的声响,男人得意地挺动起自己的腰桿,加快速度沖溃她的防线。 
    “哈哈,出水了,啊?开始爽了吧,哈哈。” 
   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